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广东滇桂军与警卫军的三角斗争致使在粤滇军出师北伐受阻

发布日期:2022-09-07 00:39   来源:未知   阅读:

  督军团举行叛变和北京城发生复辟政变的前后,南北有些省区又像以前几次大动乱的时期一样,发生了明争暗斗和兵连祸结的情形。

  护国战争结束后,四川、云南、贵州、湖南、广东、广西被称为西南六省,这是北洋军阀势力所不及的地区。这个地区在政治问题上经常与北洋军阀所控制的北京政府持有不同的见解和不同的态度,由此形成南北对峙的局势。这六省又分为两个区域,滇系军阀首领唐继尧控制了云南贵州两省,并力求向四川扩张势力,桂系军阀首领陆荣廷控制了广东广西两省,湖南也在他的势力影响下。

  桂系军阀占有广东后,除龙济光的济军仍然盘据琼岛一角之地外,广东还存在非桂系的滇军和警卫军两个武装力量。滇军是在护国战争时由李烈钧率领到广东来的,那时桂系与军人联合讨袁,随后又依靠滇军的力量赶走了龙济光,因此滇桂军之间尚能和平相处。但自黄兴逝世后,军人又投归孙中山而接受其领导,因此桂系军阀对滇军产生了新的矛盾。当桂系军阀接收广东地盘的初期,是先由省长朱庆澜到广州来替他们扫清障碍的。朱吸收了一些民军和龙济光系统下的杂牌军,成立了警卫军四十营,由省长统率,因此,这个省长形成了督军之外的另一“督军”。在陆荣廷任广东督军的时期,即视朱为眼中之钉。陈炳焜接任广东督军后,督军和省长争权的暗潮更加尖锐。

  桂系军阀经常建议滇军应调回云南,警卫军的统率权应划归督军。唐继尧假口无力负担军饷不肯调回滇军,朱也不肯交出兵权成为一个手无寸铁的省长。此后,桂系军阀对滇军军饷采取了不负责的态度,并力求调走朱而以本系人物继任省长。在此情况下,朱与滇军很自然地结合起来以对抗桂系军阀的压力。朱聘请前广东都督、广东籍人陈炯明、胡汉民为省长公署高等顾问,并经常邀请重要人物到广州进行会谈,这些情况,日益引起桂系军阀的不满。

  桂系本来是个地方性的军事封建集团。护国战争时期,它与进步党首领梁启超合作讨袁,同时与北洋派的直系领袖冯国璋也有秘密联络。护国战争结束后,进步党转化为研究系,依附北洋派的皖系首领段祺瑞,而段抱有以北洋派统一全国的野心,这个野心与桂系的大广西主义是互相矛盾的。同一时期,系政客集团政学系,通过岑春煊、李根源的私人关系,与桂系军阀情投意合,互相勾结。政学系在北方主要是依附黎元洪的。根据这些纵横交错的关系,桂系在府院问题上支持黎,对北洋派则采取联冯制段的策略。

  督军团在北方嚣张作乱的时期,西南六省人民反对北洋军阀的情绪达到高潮。六月十八日,广东各界人士在明经堂举行公民大会,声讨督军团祸国,表示不承认解散国会令,并要求本省当局即日出师北伐。人和国会议员南下到广州的日益众多,企图在广东建立护法(拥护约法)的根据地。滇军和警卫军也都跃跃欲试。桂系军阀为了维持其在广东的统治地位,不能不有所表示。六月二十日,广东督军陈炳焜、广西督军谭浩明联名宣布两广自主。自主是新创的一个名词。根据二十四日陈炳焜在督署召集各界会议时所作的解释,自主与独立有所区别:自主时期,两广不受北京内阁的干涉,遇有重大问题,仍可直接请命元首。根据这个解释,自主是一种半独立的形态,只脱离内阁而不脱离总统。问题在于此时黎在张勋和督军团的武力劫持下,无法行使总统职权。事实上,桂系军阀宣布自主是用以和缓两广人民的激烈情绪,并保持其两广割据之局的一举两得的策略,对于北京政府的一切措施,择其有利于己者而从之,其不利于己者则拒之。

  关于国会问题,桂系军阀认为共和国家不可一日无国会,但对恢复旧国会或者召集新国会没有成见。二十七日,陆荣廷还致电李内阁,促其召集国会。这又是一个很难理解的问题:两广既然宣布自主,否认北京内阁,陆怎么还可以与北京内阁通电并且向之提出建议呢?根据桂系军阀的解释,宣布自主是由两广督军出面,而位在督军之上的两广巡阅使,仍可保持其超然地位,不受自主的约束。

  六月二十四日,陈炳焜假口自主时期,军事指挥权应当统一于督军,令派高雷镇守使林虎为接收警卫军的专员。朱庆澜得到和滇军的支持,拒绝交出警卫军。但是,一方面由于桂军在广东是最大的一个力量,滇军与警卫军只能在必要时期采取自卫行动,另一方面由于滇军与警卫军具有相当雄厚的实力,桂系军阀也不敢公然与之决裂。为了避免桂系的压力,朱庆澜与由上海到广东的李烈钧将警卫军与滇军分别编为中华民国护国军第一、第二两军,决定离开广东,出兵北伐。李烈钧首先通电就第二军总司令一职。在粤滇军师长张开儒、方声涛也经常发出“枕戈待命”的电报。因此,江西督军李纯不断地打电报向北京政府告急,北方受到很大的震动。

  桂系军阀正是要滇军离开广东,但对滇军所需饷械吝而不予,同时又不愿放走警卫军这个相当大的武装力量。当李烈钧催索饷械时,陈炳焜采取了拖延的态度,答以出师计划应待陆巡阅使到粤后主持进行。滇军得不到饷械,只能按兵不动,静候解决。

  六月中旬,陈炳焜、李烈钧联名通电西南六省,建议推陆为六省盟主,但唐继尧不愿居陆之下,这个建议遂被搁浅。七月四日,陈炳焜、谭浩明联名推陆为两广讨逆军总司令。陆的目的只求保守两广地盘,既不愿自己出兵,又不愿供给滇军北伐时所需的饷械,始终托病躲在广西,对出兵问题不肯表示态度。朱庆澜则因桂系的压力日益加重,决定集中警卫军二十营,由海道运输北上,请陈炳焜拨发军费一百万元以便成行。陈炳焜在回答他的咨文中毫不客气地说:“贵省长誓师讨贼,热诚极佩。惟本督军已于支日通电推举陆巡阅使为两广讨逆军总司令,凡本省军队,自应由本督军秉承陆总司令统筹全局,妥为支配,万不能单独行动,致误戎机。兹准大咨,未审贵省长所部军队,是否认为属于广东军队范围以内?如认为属于广东军队范围以内,自应查照本督军支电办理;如认为属于广东军队范围以外,则本督军自惭力薄,未便越俎置议。”

  以上情况说明:广东在自主时期,既有与桂系军阀的对立,又有滇军与桂军的对立,省长与督军的对立。内部不能统一,北伐计划当然不能实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遇见中国)在云南大理开客栈的美国友人林登:“除中国外,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做得那么好”

  卡罗智强选桃园市长太失算?港媒:朱立伦参选2024的路上或因此出现一个大障碍

  “太缺德了!”,安徽合肥,81岁的老人张某,3000元从中介聘请了保姆孙某

  深圳房车情侣被嘲“停车场乞丐”,当事人:住房车并非一时兴起,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